北京和记娱乐科技有限公司

和记娱乐主页 > 互联网资讯 >

互联网资讯

 

【深度】“互联网+政务服务”成功之道:数据共

发布时间:2020-05-02 08:12
 

  “互联网+政务服务”,就是把互联网的创新与政务服务深度融合,推动服务的技术创新、流程优化、效率提升,形成以优化服务为核心,以清单为基础,以共享协同为重点,以优化流程为关键,以技术创新为支撑,以监督考核为保障的服务的发展新形态,为行政相对人提供覆盖全生命周期的、全流程、全天候、全地域的服务。

  “互联网+政务服务”难在何处?审视“互联网+政务服务”的核心,无疑是打通部门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的任督二脉。信息孤岛、部门壁垒无疑是制约“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关键因素。解决的思也在于此:基于“业务—技术—组织”三维视角,一是强化数治思维,提升部门数据共享能力;二是建立业务协同长效机制,优化业务流程;三是创新制度保障,三管齐下,助力“互联网+政务服务”顺利推进。

  “互联网+政务服务”的时代特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互联网+政务服务”是服务型的历史。是的旨,其不是一个口号,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实实在在的行动。截至2016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31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3.2%,半数中国人接入了互联网,互联网对于整体社会的影响已进入到新的阶段。全民触网的时代,如何履行公共服务的职能?显而易见,传统的政务服务需要依托互联网,与“互联网+”深度融合,打造政务服务升级版。其次,“互联网+政务服务”已成为深化行政体制、转变职能的发展趋势,是执政的转型升级,亦是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必然要求。再次,“互联网+政务服务”是我国当下增长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客观要求,是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掀起新一轮创业创新浪潮、打造中国经济发展“新引擎”的。

  推动“互联网+政务服务”深入发展,首先需要回答三个问题:“互联网+政务服务”缘何需要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发展现状如何?二者有何内在关联?

  数据共享、业务协同是“互联网+政务服务”顺利开展的基础条件。从近两年来国务院一系列政策部署可以看出,“互联网+政务服务”通过政务部门间互联互通、数据共享、协同联动,实现跨部门数据流动,提升公共服务的整体效能,让居民和企业少跑腿。

  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实现“一号”申请、“一窗”受理、“一网”通办,需要强化政务部门数据共享能力,但同时也要避免信息孤岛,数据割据,业务。如同的市场监管、宏观调控、社会管理一样,“互联网+政务服务”也需要着力于培育数据共享、业务协同机制,强化业务协同联动,打破信息孤岛,推动信息互联互通、共享,发挥数据流在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过程中的基础性作用,使共享协同在提升公共管理能力,提高国家治理水平、创新公共服务、优化公共政策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目前,我国信息数据资源80%以上掌握在各级部门手里。遗憾的是,传统行政观念和部门利益客观上模糊了信息资源的归属、采集、开发、利用等边界,造成了信息资源部门化,部门资源利益化,利益产权个人化,致使大量数据“深藏闺中”,造成信息资源极大浪费,对开展跨部门数据共享和开展网上业务协同造成了较大影响。政务服务“办事难”、“办证难”、“证明多”、“证明繁”的问题已经成为社会反映的突出问题,管理和服务中不规范、、不透明的问题仍然存在。无论是小伙往返家乡6次办护照,还是广州政协委员曹志伟的一张投资项目审批流程“万里长征图”,乃至证明“我妈是我妈”的逻辑,无不淋漓尽致的体现着当下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困境。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的困境已成为阻碍“互联网+政务服务”创新发展的“堵点”、影响干事创业的“痛点”和监管服务的“盲点”,影响了“互联网+政务服务”的效率,降低了“人民点菜、端菜”的质量,滞后着“放、管、服”的初衷。

  正确认识和处理数据共享、业务协同和“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关系和现存问题,是提升部门数据共享和协同能力,特别是构建跨部门、跨地区、跨层级协同的体制机制,实现“互联网+政务服务”建设目标的必然要求。

  数据资源是“互联网+政务服务”业务线中的“血液”和生命线,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原有的管理模式。为分析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对“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影响,笔者择取数据共享和部门业务协作程度两个维度,并将两者分别自“低”演化至“高”,得到影响“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四种关系模式。

  首先,毋庸置疑,当数据共享程度和部门协作程度都比较低,各部门数据管理能力较差,数据这座“金山”一直在沉睡;部门业务隔离严重,各自为战,基本不发生业务交互。结果是“互联网+政务服务”质量差、时效差、能力差,难以从根本上解决“群众跑腿”的困境。其次,如果本部门数据共享程度较高,跨部门业务协作程度较低,则数据虽能较好支撑本部门业务管理,但造成了事实上日益强大的“数据孤岛”。以上两情形相同之处在于,部门仅关注本部门内部的数据管理和应用,“各扫自己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部门横向之间缺少必要的沟通,数据交换和业务协同开展不畅。再次,在部门内部数据共享程度较底、部门协作水平较高的情形下,由于数据质量太差,数据的鲜活性、有效性、唯一性等得不到,“互联网+政务服务”奈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最后,如果部门协作程度和数据共享能力都很强,跨部门、跨地区、跨层级的信息流动常态化,各部门形成顺畅的协作交换的关系。该模式下,各政务部门基于互联网的政务服务能充分沟通协调,相互协作,共同推进,打通了“互联网+政务服务”“最后一公里”,从而超越业务隔离而过渡到协作共治的服务模式。

  可见,当部门的数据共享程度和部门协作程度都很低时,此时的网上政务服务不能称为“互联网+政务服务”;部门数据共享程度很高,而部门协作程度很低,也不能叫“互联网+政务服务”,反之亦然。只有部门数据共享能力很强,能为其他部门开展业务提供鲜活的、实时的、权威的业务数据,能够保障相关业务协同的正常开展,此情景下网上政务服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政务服务”。

  据统计,推动数据共享计划已经得到普遍推广,已有25%的国家和地区通过网站提供声明推动数据共享计划,共有130 个联合国国实现数据共享,在教育、卫生、劳动力、、社会福利等领域实现数据共享的国家数量分别为115个、109个、107个、106个、94个。一方面积极推动数据共享,推动跨业务协同的信息化治理,同时,以此为基础,增强公共服务能力。如法国注重整合网站、向征询公共政策以及服务提供等方面取得较快进展,目前位居在线服务指数排行榜榜首;计划在2017 年前使所有新服务都可以在线获取,等等。

  反观中国,作为“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关键枢纽,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发展相对缓慢,总体滞后于人民的需求。可见,在当下乃至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当务之急仍将聚焦于部门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模式创新,致力于实现以下两个转变。

  “数据割据—数据共享”转变机制的基本内涵是,构建“互联网+政务服务”数据共享交换平台,数据由部门化向共享化转变,实现相关职能部门的信息交换、共享,形成业务信息的循环积累,推动提高部门监管能力、工作效率、决策能力和公共服务水平,使“一号”、“一窗”、“一网”服务成为现实。

  从基本组成要素而论,平台至少应包含“一码、二网、六库”。“一码”是指身份证号码(或用待生成的法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实现绑定身份证号及法人代码的实名电子证照数据共享。“二网”是指互联网和国家电子政务外网,其中,截至2015年5月,国家电子政务外网省、地、县、乡镇街道覆盖率分别已达到100%、94.3%、83.5%和33.6%,为部署面向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的各类业务应用创造了基础条件。“互联网+政务服务”新建业务系统应通过国家电子政务外网部署,已在业务专网部署的应逐步有序迁移到外网,以便于跨部门、跨地区、跨层级的数据共享交换。“六库”是指人口库、法人库、经济库、信用库、电子证照批文库和业务库。其中,电子证照批文库通过各类电子证照的跨业务、跨部门、跨地区协同办理,协助实现共享信息的采集、校验、整合和汇聚。

  业务隔离—业务协同转变机制的基本内涵是,以跨部门、跨地区、跨层级的数据共享为依托,充分发挥信息流在联合审批和业务办理中的协同作用,以信息流撬动业务流,实现“互联网+政务服务”多部门之间的跨域融合,提升并联审批的时效和质量。以企业登记制度为例,“三证合一”登记制度之前,需要由企业登记时依次申请,分别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工商营业执照、向质量技术监督部门申请组织机构代码证、向税务部门申请税务登记证,行政相对人需要依次与三个部门发生业务关系,此时称为业务隔离状态,由此产生了审批。

  业务隔离的缺陷显而易见。相关部门与行政相对人之间的业务数据不能实时同步于其他部门,而且需要行政相对人重复提交企业基础信息,一个企业法人的信息多处存储,而这些数据变更信息往往难以做到同步,造成信息不对称、数据不一致,严重影响了数据质量。“三证合一”,就是将企业依次申请的工商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和税务登记证三证合为一证,提高市场准入效率;“一照一码”则是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通过“一口受理、并联审批、数据共享、结果互认”,实现由一个部门核发加载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的营业执照。登记制度实施之后,行政相对人只需在网上服务窗口提交所需材料(有些地区需要现场提交),通过共享交换平台,彻底打破各部门间的“信息孤岛”,真正将各部门掌握的企业信息连接起来,实现涉及政务服务事项的证件数据、相关证明信息等跨部门、跨地区、跨层级共享,实现业务“一号一窗一网”办理,变“群众跑腿”为“信息跑”。

  在各部门、各地区的实践探索中,“互联网+政务服务”存在着一些问题,这就需要根据客观情况因地制宜,既要善于发现问题,又要针对这些问题,及时采取相应措施,基于“业务—技术—管理”三维视角,从制度和机制上加以继续完善和不断提升,使“互联网+政务服务”有序稳步推进。

  从辩证的角度来看,预立则先破,不破则不立。清除制约“互联网+政务服务”协同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优化重塑相关部门的职能定位、配置、运行规则和法律保障,是打通部门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的任督二脉的“金刚钻”。

  当下,我国行政审批制度步入“深水区”,尽管我国行政审批制度已经过多轮自上而下,试图取得“瘦身”“增效”“提速”的功效,但“长、多、繁、累”的行政审批漫漫“长征”依旧存在,审批效能与百姓需求的失衡矛盾日益突出,网上政务服务供给侧结构亟需创新发展。2014年5月,天津滨海新区成立全国首个行政审批局,将分散在18个不同单位的216项审批职责归并到一个部门,由1枚公章取代了109枚公章,结束了各进驻部门审批职能分散、审批效率不高的传统模式,审批效率提高了2倍。无独有偶,行政审批的“银川模式”打出“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协同作战组合拳,借助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创新技术打破部门壁垒,通过再造优化审批流程,实现从“一站式审批”“网上审批”“审批改备案”三步走跨越式发展,得到李克强总理“简政放权到位、放管结合到位、优化服务到位”的高度赞许。事实已经有力佐证,“互联网+政务服务”一定要以群众是否满意、市场主体办事是否便利、社会创造力是否得到激发为标准,不断探索体制机制发展模式创新,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破解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障碍,“先立后破”,“以立促破”,加快以新除旧的“互联网+政务服务”治理体系和能力建设的步伐。

  强有力的制度约束是部门之间数据共享的保障。明确部门之间共享协同的责任和义务,建立政务信息资源共享与交换规范及标准,实现与人口、法人、空间地理、社会信用、电子证照批文等基础信息库和业务信息库的联通。跨部门、跨地区、跨层级数据共享是“互联网+政务服务”高效开展不可或缺的环节。以规范约束,以标准统一,打通各级异构共享交换平台对接,支撑政务信息资源“三跨”互通和协同共享。建立相关部门的分工合作机制、数据汇聚和更新机制、面向部门的共享机制和方式。

  厘清政务信息资源共享交换目录是部门之间共享协同的基础。“互联网+政务服务”推进过程中,数据共享不是抽象的概念,应具有明确的交换内容和交换对象。从业务生命周期的角度看,就是行政相对人从发起申请开始,一直到审批事项完毕,最终给予相对人提供交付物(比如,各种证件、证照)。在此过程中,部门就需要根据业务流程需要,厘清每个时间节点应与哪些部门交换哪些信息,以数据流打通“业务协同办”的瓶颈,确保业务流程按时有序终结。

  简除烦苛,禁察非法。有法可依是“互联网+政务服务”顺利推进的必要条件。我国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的法律法规长期滞后。

  世界主要发达国家通过制定相关法律法规较好实现了共享协同,如美国以《信息法》与《阳光下的法》为主体的信息公开立法体系,和英国以《宪章》和《信息公开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有力推动了信息公开和共享。]我国于2005年和2007年先后颁布《中华人民国电子签名法》、《中华人民国信息公开条例》,对推动部门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起到了一定推动作用,但电子印章、电子证照等相关法律法规尚未出台,影响了电子印章业务向纵深开展,继而阻碍了数据在部门间的互信互认互通。针对一些法律法规与实际业务管理不相适应的情况,重点研究部门开展数据共享、业务协同和业务流程再造时现有困境的径。

  优化提升“互联网+政务服务”质量离不开绩效评估。绩效评估既是“互联网+政务服务”发展成绩的检阅,也是其持续科学发展的不竭动力。建立科学的评估体系,对“互联网+政务服务”的服务纳入率、资源共享率、业务协同率、标准规范率等进行量化评估。通过第三方绩效评估,及时发现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的业务短板、法律困境、技术难题,为后续发展总结经验和开拓思。

  目前,“互联网+政务服务”第三方绩效评估已引起了广泛关注。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工作不能“自拉自唱”,自己给自己“唱赞歌”,要用第三方评估促进管理方式创新。贵州省已于2015年开展政务服务第三方评估,将结果及时向省委省领导汇报,并面向全社会公布,敢于揭短亮丑,倒逼各级和政务服务中心加大整改力度,持续优化“互联网+政务服务”一体化平台。同年,国家行政学院电子政务研究中心发布《2015省级网上政务服务能力调查评估报告》,均取得良好成效,对相关部门全面评价网上政务服务取得成绩和存在不足有更客观的认识。评估结果如何利用?李克强总理已明确指出,决不能让第三方评估报告“束之高阁”。对“互联网+政务服务”的评估结果亦须如此。通过认真对照检查,及时发现各种“”的问题以及不合理政策造成的“障”,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打通“互联网+政务服务”政策落地各个环节中的“中梗阻”,畅通服务“最后一公里”,推动“互联网+政务服务”各项政策落地开花。

  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互联网+政务服务”,既是国务院的要求,各级部门履职的需求,社会享受优质服务的基本,也是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不二选择。可以肯定的是,“互联网+”时代,服务不上网的不能称之为服务型,网上服务水平低的也不能成为让和社会满意的。面对新形势新任务,以社会为中心,基于体验,大力推进网上政务服务体系建设,提升服务能力和服务质量,已成为“互联网+”时代国家各级政务部门必须解决的课题。只有深入理解“互联网+政务服务”的根本出发点和基本内涵,精准把握解决数据共享难、业务协同难的制约因素,对症下药,清除掣肘,才能更积极有效地推动“互联网+政务服务”建设任务的落地,才能让“一号申请、一窗受理、一网通办”服务目标实现,也才能让其为社会提供更加公平、高效、优质、便捷的政务服务。

文章来源:h88平台官网 发布人:和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