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和记娱乐科技有限公司

和记娱乐主页 > 创业经验 >

创业经验

 

返乡大学生“放羊班”有啥不一样 老区甘肃庆阳

发布时间:2020-08-18 13:26
 

  1934年,刘志丹、等老一辈家,在甘肃庆阳创建了以南梁为中心的陕甘边根据地,率领陕甘边军民浴血奋战,播撒火种。

  来到新时代,这片红色热土上,仍然活跃着一批有志青年。他们从高校毕业后,毅然反哺故土,在农村这片广阔天地施展,办企业、搞电商,空巢化、老龄化的农村因此悄然生变。

  仲夏,姬永锋结束了一天的授课。班上的四十多名学徒,都是返乡大学毕业生,他们接受培训后,即将奔赴各乡各村去“放羊”。

  他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13年回到环县搞养殖。那时候,大学生回乡“放羊”还是一件新鲜事。

  环县属于六盘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自然条件比较恶劣,经济发展相对滞后。2019年,当地刚刚实现脱贫摘帽。走出家乡,去外面闯荡,曾是当地不少年轻人的梦想。

  2016年,环县招商引资引进龙头企业,姬永锋毅然来到企业,成为一家专业养殖场的场长。在这家养殖场内,当时有5位大学生跟着姬永锋学养殖。饲喂、清洁、防疫……姬永锋手把手带着这些并非专业出身的学生,熟悉每一步流程。

  姬永锋说,相比于村里招来的工人,大学生专业性强,有着良好的实践能力与学习能力,吃苦耐劳、敢拼敢钻的也令人刮目相看。“当时我就明白,大学生是养殖产业发展的重要发动机。”姬永锋说。

  近几年,一座座现代化养殖场、肉羊屠宰加工车间拔地而起。现代养殖业的兴起,让许多像姬永锋一样的“燕子”争先恐后地“归巢”。2019年,姬永锋发起成立环县大学生养羊产业协会,把有志投身农业的大学生们聚拢在一块,协会办起“放羊班”,帮助更多大学生回乡就业、创业。

  王小梅坐在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整理养殖场的季度报表,窗外不远处就是一座气派的现代化肉羊育肥养殖场。家住环县的王小梅,三年前还是一名待业大学生,如今没想到,自己在口找到了心仪的工作。

  “当时觉得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简直太难了。”王小梅说,自己曾在大学学习畜牧兽医,由于专业冷门,求职屡屡碰壁。万般无奈下,她只能先回到家乡。惊喜的是,她遇到了第一期“放羊班”培训。经过报名、审核和培训,王小梅顺利应聘成为环县城东塬养殖场的职工。在这座现代化肉羊养殖场,像王小梅一样的返乡大学毕业生占职工半数以上。

  据姬永锋介绍,借助大学生养羊协会,环县目前已经培训了近1000名返乡大学生。这批人目前已经在养殖场、村级防疫站、农民专业合作社等各个岗位上担任重要职务,开始“反哺”家乡。

  “比起养了一辈子羊的老把式,大学生养的羊明显更肥哩。”环县环城镇冉旗寨村党支部涛说,在大学生的参与带动下,当地养殖方式变化很大,从“满山放牧”到“精准饲喂”,从“看体型摸肚皮”到“挨个做B超”,大学生推动科学养殖技术应用于脱贫一线。

  “回来就是人才,就是致富带头人。”庆阳市人社局副局长石永宁说,大学生利用信息、技术、等优势,激活县域经济,为“造血式”扶贫提供更多发展模板。

  回到老家环县两年有余,李超的写字台上,至今放着人生第一张工资条,显示的月收入,是1010元。李超保留它,是因为这串数字,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17岁那年,李超过西安一家4S修理店,看见员工个个西装革履,他心生艳羡。次年高考,李超填报了甘肃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汽修专业,梦想自己也能走进汽车销售服务行业,找一份“体面”工作。大学毕业后,他如愿以偿地在西安一家4S店当了售后服务员。

  但是,现实却让他碰了一鼻子灰。入职首笔月薪只有1010元,李超还得拿出700元交房租。每天上下班的场景更令他难忘:冬天,李超用一件大棉袄裹着西服,骑上小黄车,穿梭在城市的街道巷陌,踽踽而行。

  “没有高学历,独自在大城市闯荡,有一种感。”李超说,他萌生了一个想法,既然在大城市难以立足,不如回到熟悉的农村。

  去年3月,李超选择了在环县一家龙头企业学养殖,待培训结束,他先后又到8个合作社学习养殖的消毒防疫和草料配比。期间,李超从技术员发展成合作社养殖场场长。现在,他已经是环县天池乡、演武乡12家千只湖羊养殖示范专业合作社的运营主管。

  环县是养殖大县,这几年当地为了推动养殖业良种化,纷纷引进湖羊这一新品种。相比本地羊,湖羊产羔成活率高,产羔周期短,效益也更好。但是,不少农民抱守念,不肯换品种,满足于旧的散养方式,对的新品种,保持观望状态。

  他们万万想不到,在湖羊设施养殖合作社埋头苦干的李超,此时已把12家合作社7000多只湖羊侍弄得膘肥体壮,毛色均匀。乡党们都说,李超这个年轻后生,才上手一年,已经有了养殖“老把式”的样子。

  “湖羊是新品种,适合设施养殖,饲养需要良种化、科学化、标准化、集约化。”李超说,湖羊养殖很有门道,喂食混合草料,提供通风散热的大棚,一季度打三至四次防疫针,还需定期给羊棚喷雾消毒……

  湖羊养殖效益好,不少农户眼红了。2020年,演武乡和天池乡新增了580户湖羊养殖家庭。“如果按照每户产羔20只来算,每家的毛利润收益在2.6万元。”李超说。

  随着现代化养殖场、肉羊屠宰加工车间、电商产业园拔地而起,更多像李超一样的大学生视农村为创业热土,纷纷从都市踏上返乡之。

  据庆阳市人社局数据,近三年回归该市的高校毕业生总计2.7万人,多为二本及以下非重点院校、院校和高职院校。2018年至今,当地返乡创业的毕业生达6302人,养殖和电商成为创业热门领域。

  环县就业局局长刘占鹏介绍,返乡大学生的到来如同活水注入,助推本地营商优化,形成集聚效应和良性竞争。在大学生创业者的参与下,环县小微企业对税收贡献值连续三年超过规模以上企业。

  “对我来说,在城市发展没有什么机会,反而农村缺少年轻力量。在这里发展,我可以实现价值,发展的起点反而高。”李超说。

  李贇霖老家在环县毛井镇。在当地,许多农妇都会一手漂亮的针线活,做的绣花鞋垫针脚细密,工艺精巧。李贇霖没想到,从小司空见惯的刺绣鞋垫,有朝一日,竟吸引她了创业之。

  2015年从西安外事学院毕业,李贇霖收到老家环县人社局邀请,参加了全县组织的大学生电子商务创业培训。这场培训,让她萌生了一个想法:让农村手工艺产品,借电商走出大山。

  除了参加培训,李贇霖还去电商企业学习网络销售,靠着积攒的经验,她于2017年创办了环县霖贇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专门销售刺绣鞋垫。

  李贇霖目标客户是城市家庭主妇。她的网店开业后,、青海、甘肃、陕西消费者居多。“不管是自己珍藏还是馈赠亲友,刺绣产品都是许多家庭主妇的首选。”李贇霖说,不少家庭主妇是刺绣爱好者,她除了直接销售,还从农村回收半成品鞋垫,提供给刺绣爱好者,待半成品变成品后,李贇霖再回收销售。

  “有了互联网,我一个人可以撑起一个店。原料来自浙江,加工在本地农村完成,销面向全国,足不出户就能搞定一条产业链。”她说。

  考虑到消费者不同喜好,李贇霖主打的产品风格迥异。她在网络上广罗创意元素,为迎合年轻人口味,她推出了类鞋垫,图案从花鸟虫草变成了动漫造型,鞋垫的字样从传统的“福寿禄”变成了“520”等流行符号。

  李贇霖说,自己能够顺利创业,离不开家乡出台的一揽子扶持政策。李贇霖目前在环县电子商务孵化中心办公,提供办公设备,免除水电网费。此外,当地不仅成立了电商办,帮她这样的电商创业者传递,还给快递公司提供补助,减少电商创业者的成本,“快递费最低的时候,3公斤以内按3元计费,一年能帮我省掉好几万元。”李贇霖说。

  网店销售业绩欠佳时,她埋头研究内容策划、数据分析等经营之道,甚至自学修图技术,网店的视觉设计由她一手完成。她发现,电子交易是一门新学问,需要具备相关知识、综合素质。“拿沟通技巧来说,作为网店客服,换一种态度和沟通方式的话,可能会激发客户的消费冲动。”她说。

  这几年,李贇霖感受最深的是,创业让自己变了一个人。“创业碰到困难时,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放弃,而是设法摸索解决,从挫折中提升自己。”她说。

  李贇霖说,在西北农村老家,曾有一种普遍观念认为,女性的正式工作就是考进体制内,端上“铁饭碗”。所以父母起初反对她创业。

  但看着女儿在电商平台的生意渐有起色,父母不再口头质疑,而是帮李贇霖从亲戚好友家收购半成品的鞋垫,予以行动上的支持。

  31岁的陶毅,毕业于西安外事学院视觉传达与设计专业,曾在上海飞利浦总部电商部从事设计工作。在其他人眼里,这份工作算得上体面、光鲜。可是,陶毅放弃了这份工作,2015年回到了老家环县合道镇陈旗塬村,投身到电商创业浪潮中。

  这一年,正是环县电商产业兴起之年。免费的办公场所、定期电商培训、低成本物流快递……当地支持电商创业的政策陆续出台。

  陶毅给父母算了一笔账,免费的办公设施能帮助自己节省大部分开支,快递成本平均能比市场低2元钱,后续每公斤能更优惠,自己还有丰富的电商经验,各类因素都很利好。

  2015年陶毅先开了淘宝店,销售苹果、小杂粮、羊肉等土特产,一年收入达到10万元。这让陶毅看到了希望,也让家人更支持自己的选择。

  2016年,陶毅发现电商行业发展迅猛,环县农特产品在市场上已经具有一定的竞争力,为了增加产品可信度及客流,陶毅成立了生平第一家小公司——环县傲林电子商务责任有限公司。

  目前,这个公司里有6人,清一色大学毕业生。“我返乡创业,也给其他同龄人提供了就业机会。”陶毅说,现在公司运营良好,每年营业收入200万元到300万元,利润达到30万元。村里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今年是陶毅返乡创业的第六个年头。从开网店,到带领团队发展电商业务,他的业务“朋友圈”越拓越宽。

  前不久,刚刚结束了在天津市的电商培训,陶毅马不停蹄地返回环县,立即将环县羊肉快递发往天津。原来,在这次培训班上,陶毅除了学习直播新业态下如何快速发展电商,还不忘推荐一下家乡的优质羊肉。“天津客户知道了环县羊肉,现场下单8000多元。”陶毅说。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环县农特产品销售不畅。陶毅另辟商机,发现羊粪这种有机肥料很受市场欢迎,于是将农户家羊粪进行收集筛分,每天销售1吨到2吨,日收入3500元。

  “短短三个多月,从周围30多个羊场收购销售了250多吨羊粪。”他说,看到了有机肥市场前景,5月份自己又将村民们灶台产生的草木灰收购并筛分处理,20多吨草木灰销售一空。

  周围的村民尝到电商的甜头后,有来请教的,也有上门推销的。有农户拿自家的土特产登门推荐,希望利用电商平台销售。“每次乡亲来咨询,我都会耐心,我希望不断发掘家乡潜力,用我的所学去带动乡亲致富。”陶毅说。

  相对环县,庆阳市合水县自然条件优越,光照充足,雨量适中。当地瓜果蔬菜品种丰富,被誉为黄花菜之乡,又是甘肃苹果的核心产区之一。

  2016年合水县入选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同年,丑虎炳辞去西安的工作,结束在外五年的生活,返回家乡。

  丑虎炳毕业于广东科技专修学院,计算机专业的他熟悉互联网,了解东部沿海地区电子商务发展现状。在得知家乡具备电子商务创业的条件后,他敏锐地捕捉到了机遇,成为当地第一批搭上电商快车的创业者。

  “家乡的黄花菜和苹果品质优良,在外地都买不到、吃不着。”一开始,他就选定了以本地农特产品作为创业的主要产品类型。

  2016年,丑虎炳的电商公司成立。黄花菜、苹果、干果……这些农特产品他都卖,但每个月线上销量少得可怜。

  “酒香也怕巷子深。”丑虎炳说,电商市场同质化竞争激烈,物流成本昂贵、产品质量把控不过关,公司起步并不顺利。

  创业之初,人手不足,他一人承担起收货、验货、发货的全环节,挨家挨户谈合作,在田间地头看长势。水果交易行情动态变化,经常一天一个价,为了及时调整应变,他每天早上4点摸黑跑到集市,跟着果农验货,了解价格走势。

  转机发生在2018年底。合水县果业局在广东东莞的水果批发市场设立了水果直销窗口,直接对接珠三角的大型水果批发商。丑虎炳承担了主要的供货任务,以苹果为主的各类水果日均发货量超过10吨。

  这场“及时雨”帮助他的公司稳住了脚跟。循着这一思,丑炳虎把一部分精力投入到线下农产品供应链建设中,庆阳的小米、羊肚菌、核桃等农副产品也被纳入公司经营范围。他也从当年的单打独斗发展为11人的创业团队。

  最近几年,合水县建起了县乡村农村物流配送网络,帮助电商创业者解决“最后一公里”物流配送难题,同时配套建设了电子商务服务中心,成立电子商务办公室,提供人才培训、技术支撑、品牌培育、营销推广等服务。丑炳虎的公司入驻了合水县电子商务民俗文化创业园,和其他创业者一样享受了三年内免租、免服务费等优惠政策。

  未雨绸缪,他给自家销售的农特产品注册的商标“馋半仙”“陇河堂”。疫情期间,他和团队把手机变成“新农具”,通过直播带货、电商平台推广等形式,把自运营和农产品营销相结合,网店销量不降反增。

  截至目前,丑虎炳的公司在京东、拼多多等线上电商平台上的销售额已达390万元,带动了当地230多户贫困户。今年,丑虎炳计划在创业园附近修建冷库和种植,继续建设完善农产品的线上线下供应链。

  让他欣喜的是,团队中陆续有大学生加入,一批年轻人已经成长起来,依托已有的货源和销自己去创业,目前已有4名大学生开起了自办网店。

  “以前家乡给的印象是落后,但随着我们越来越多年轻人回乡,改变农村旧面貌就有了可能。”他说。

文章来源:h88平台官网 发布人:和记娱乐